墨泱言

雷卡《赤花症》(3)

紫色的暗流在慢慢涌动。

你从他的眼中看到了。

显而易见的,他没有猜中你爱的到底是谁。

否则脸上的那副神情就不是现在这样了吧。

带着隐忍和爆发的意味。

你闭上了眼,将脸深深埋在了红色的围巾里。

你不求他理解,你只求他现在离你远远的,最好连看都不要再看你一眼。可你理解他,理解互相在对方心里的地位,所以这样的祈求,最多也是心里想想罢了。

想让他真正相信你起了背叛之心,还需要有实际动作。

你双手聚力,把全部的力量都集中在手部,朝他的胸口狠劲推去。

——你大概没想到他会毫无防备。

雷狮被你推出了好几米外,整个身体砸在了一棵结实的树上,肉体与钝物碰撞的声音几乎听不见,但你从他的表情里看出了痛意和……受伤?

不,那不是,那是惊讶。

你如此肯定的认为。

接着你看到雷狮微微倾斜了身子,手按在了左胸那里,粗粗的喘了口气,你看不清他的表情。

你觉得这下总归他是信了,暗自舒了口气向森林深处走去。

然而你还没走几步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压向地面,耳边霎时电闪雷鸣。

你的头被人强有力的手按在地上,侧脸与地面紧紧相贴,双手被反扣在背部,连双腿也被紧紧夹着。

你没有抵抗。

雷卡(赤花症)(2)

其实离开的后果,你并未想过,也不想去想。
如果他知道你无理由的离开,他会生气吗,甚至暴怒?你不敢想。

用本身的思想去揣测一个随心所欲的人,是不合理的。

所以你选择不去想这么多。你只要安心的等待死亡将你带走。

——为什么要离开他选择独自承受这些?你有问过自己。

因为不想让他看到你狼狈的样子,不想让他看到你死去的样子,不想让他知道——那份无法坦然的爱。

你一向的隐忍与沉默在这时也依旧如同往常一般,就算马上将你至于死亡,你眼中也毫无波澜。

但雷狮不是。你们是两个的极端,一个沉默自守冷静,一个随性嚣张傲气。

你闭上了眼,轻轻舒了口气,等待死亡将你无声无息的带走。
“连声招呼都不打就走?卡米尔。我可不记得我教过你这些。”

“……大哥。”你浑身一震,睫毛贼颤,语调仍持着不变的平静。
“抱歉。”
“不用道歉。”他一副了然模样,扛锤转身微微侧头似是意示你跟上他。

“您似乎误会我的意思了。”你仰头,面无表情:“我的意思是,抱歉。背叛了雷狮海盗团,背叛了您。”

“……”短暂的沉默之后,他绛紫色的眸子终于正视起了你:“告诉我你的理由。”

“没有理由,大哥。”你仍旧表情一成不变的回答。

“看来你自认为很了解我?”他一边勾起一抹毫无温度地笑,一边一步步地朝你逼近,你脖颈僵硬地向后,下意识想要向后退去,可你身后靠着的,是一棵结实的树,你一时有些情急,双眼紧紧盯着雷狮,直到他的鼻尖贴上你的。“卡米尔,你到底把我当什么?”他脸上不再挂着那随性的傲气,认真脸庞此刻占据了你所有视野。

——你被你的所爱逼着面对现实。
这滋味可不太好。

“大哥就是大哥。”你淡淡的:“我曾对大哥保证过,我对您的忠诚。”

——绝对忠诚。

“但我爱上了一个人。”
“……”雷狮的眸色愈来愈沉,他静静地望着你一言不发,但你隐约听到对方指骨内空气被挤压而发出声响。

“他改变了我的人生方向,让我知道,我的人生可以不用活的那么卑微,我也可以自立。”

你慢慢陈述着,你知道你话里的那个人就是面前的,你的大哥。“我背叛了你,大哥。”

“我彻底爱上他了。”

雷卡《赤花症》第二人称 (1)

雷卡(赤花症)第二人称

(是第一次写文,描述和用语当面可能有些不当请多多包涵)

你得了赤花症。

不知是什么时候起,你开始感觉身体有什么东西在悄悄流失,然后被某种不明的东西吸收,你的精力,你的身体,你的一切,似乎在慢慢的走向终止。

可此时,你意外的没有慌张或是恐惧,因为死对你来说,唯一留下的遗憾便是无法再辅佐你心中最敬爱之人。那个一直处于高处的领导者,雷狮。

可你不能对他说这些,在知晓赤花症的那一刻你便心意已决。打算一个人隐瞒一切,让这病症和你自己的小心思一同埋葬在土里。

你的时间并不多了,你甚至能感受到身体飞速衰老的感觉,一直以来以冷静为主的你竟无法判别出这是幻觉还是真实的感觉。仔细想想,竟然觉得有些好笑,你居然连自己的感官都不完全信任,而对跟你只能扯上丁点关系的人,却是把所有的信任和信仰都给了他。

包括某些不能当面言喻的,违背伦理的情感。
当年雷皇星意气风发的少年,现在肆意随性的海盗头子,哪一个都让你心甘情愿的沦陷在其深邃的眼眸中,那是致命的吸引。

可惜的是,你还没把这份感情彻底的抹杀,赤花症的突然来临却给了你当头一棒。名为爱的情感,貌似刻在了你的灵魂上,无法抹灭,无法忘却。

时间无止息的在流逝,你不得不停止思考,把原先就安排好的行动提到今晚。

一天的狩猎结束,夜幕已至。你知道这是离开海盗团的最好时机。撑肘起身,你轻轻绕过旁边闭起眸子的雷狮,张唇轻声道了句抱歉,便飞身向另一边的树林飞奔而去,隐去了声响。
殊不知那人在你离开之后,缓缓睁开了眼眸,眼中的绛紫仿佛被什么东西搅乱了,混了些许暮色在其中。

你在林中四处寻找栖息之处,至少你的生命终结之前,还能有个归处。